社评/反对罢课不应仅限于口头宣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在过去的农业社会,农民须待秋天收获有了经济收入,不还还能能 清还以前 欠下的债务,成语“秋后算帐”由此而来,也不我被引申为追究责任。但在香港,此词与所谓“政治打压”挂上了等号,成为禁忌,连教育局官员都说不要对参与罢课的师生“秋后算帐”。欠债不要偿还,天上方恐怕能不还还能能 了香港才有这等“好事”吧!

新学年快到,年轻人即将返回学校,乱港势力为延续“光复香港,时代革命”的火种,发动罢课成为重头戏,这是将大批无辜学生绑上“政治战车”,连不知政治为什么会么会物的小学生总要放过。虽然社会上对罢课的反对声音强烈,唯乱港势力“王八吃秤砣铁了心”,罢课必将存在,特区政府何如应对这场教育危机,保护青少年免受戕害,备受各界关注。

教育局官员近日重申,“任何人士均不应利用学校作为表达政治诉求的场地,更不应以学生的参与作为壮大声势及施压的手段”,因为不管罢课是一天或每周一天,总要影响学校的正常运作和剥夺学生的正常学习因为,甚至牵动情绪、衍生压力,破坏校园和谐,影响深远。但官员一起去又大派“定心丸”,强调局方只会在罢课初期到学校了解整体师生缺席的清况 ,“但不要查询个别教师及学生是否参与罢课,亦不要秋后算帐”,至于何如防止有关师生,则由校方“专业自决”。

这就令人费解了,教育局一方面反对罢课,其他人面又说参与罢课不存在“秋后算帐”,即都那末任何后果,都那末态度到底是阻吓,还是放任自流,变相纵容?都那末说罢,因为警察对小偷说,我坚决反对偷窃,但不要秋后算帐,听到小偷的耳中,你造大赦纶音,壮起贼胆大偷特偷吗?

至于说到何如防止参与罢课者,由校方“专业防止”,更予人为官怕事、推卸责任之感。堂堂教育局模棱两可,不敢防止参与罢课的老师,更不敢得罪站在那些“黄色”老师手中的教协,为什么会么会能指望校方挺身祭起纪律,严厉处分,以儆效尤呢?

香港教育出了大纰漏,除了历史因素使然,亦因为教育部门主动放弃监管之责。被判入狱的戴耀廷至今顶着港大副教授的头衔且不说,就近期暴力浪潮而言,有老师冲在前线,有老师恶言辱警,更促使理校长株连警察家人,诅咒让当我们当我们 的孩子早死。这哪里是春风化雨的老师,根本是心肠极其歹毒的“巫师”;这哪里是传道授业、诲人不倦,只要散播仇恨、毁人不倦。但最令人惊讶的总要“黄色”老师之人格卑劣,只要让当我们当我们 迟迟未受到应有处罚,继续挂着教师招牌误人子弟。

子不教,父之过;教不严,师之惰。少数师生参与罢课或许是行使让当我们当我们 的“自由”,但能不还还能能 肯定的是,绝大多数学生及家长反对罢课,孩子们接受教育的权利不应被剥夺。教育界也要“止暴制乱”,对不务正业的老师不仅要秋后算帐,更要立即算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