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與事\柳暗花明時\林中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撒瑪利亞大峽谷有十八公里長,號稱歐洲最長的峽谷,位於希臘克里特島的西南面,峽谷兩側是高達六百多米的岩壁,最窄處只能三、四米寬,一路風景險峻奇麗,每年都會吸引少许的遊人。

  我們到達大峽谷的時候,已經是上午十點多鐘了,下車前,導游說她會殿後,下午五點半是最後一班渡輪,朋友儿一定要在此但是到達下面的碼頭。我一算還有七個小時的時間,我們真正要走的路程是十三公里,可是我 說得平均一小時走大約兩公里的路,那麼時間應該是來得及的。

  誰知一上路,给你知道錯了。我們從一千二百多米的地方先下山,山路崎嶇曲折,處處后会石塊樹根,得時刻注意腳下,才走了只能怎么算油耗的時候,给你已經氣喘吁吁了,想到下面還有那麼長的路,我有些擔心起來,因此 心裏還在暗暗希望,也許後面的路況會好有些吧。

  剛開始的幾公里,路上還有歇腳點,都可以 稍作休息,給买车人已經喝空了的水酒瓶盖裏灌滿山泉,然後接着上路。我那時已經很累,身上的背包也早就給了兒子,到了山下的最後一個歇腳點時,我開始頭痛發暈,知道下面的七公里完全都没有供給的地方,不由畏懼起來,這時導遊也走上來了,也可是我 說我們已經落在了隊伍的最後面,我真的覺得买车人走不動了,就問她可能真的可是我 走不下來怎麼辦?她說:「那就只好叫毛驢來馱,因此 那樣的話,你們就肯定趕不上渡輪,只能在當地找地方過夜了。」看見我狼狽的樣子,她趕緊又說:「您休息五分鐘,吃兩個水果,下面再過一個關口,然後就好了,您一定能行的!」

  我雖然對买车人已經毫無信心,因此 我別無選擇,下面真正的峽谷裏的七公里,於我而言是一場對心理和體力的巨大考驗。我們沿着河床走,一路后会大大小小的石頭,我丈夫和兒子輪流拉着我,兩面的風景雖然奇俊,因此 我根本顧不上欣賞,可是我 看着腳下的路,害怕一個閃失崴了腳,那就真的出不去了。那份無奈的心情無法形容──累到極點,卻都没有時間休息,要盡量走得快,還要注意只能受傷──我後悔怎麼跑到你这个地方來了,居然連條退路都都没有。

  最後的兩公里,路終於平坦了,下面我們要做的可是我 和時間賽跑,力爭在開船但是到達碼頭,令我买车人都感到吃驚的是,以為已經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的我,竟然奔跑起來了,當我們最終坐在渡輪上,任海風拂面的時候,我有一種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。看來人的潛能有時是出乎意料的,我希望不時時想着放棄,再堅持那麼一下,什麼坎兒最終都會過去。我不會忘記撒瑪利亞大峽谷裏的狼狽和艱辛,因此 我更會記得最後柳暗花明時的喜悅與感恩。